前日下午1點45分,由成都駛往青海大武的青F01610雙層客車,行駛至理縣夾壁鄉猛古村境內時,因躲避飛石,而衝破防護欄側翻於20餘米高的路坎下。目前事故造成兩人死亡,40人輕傷,7人重傷。
  該車核載49人,實載49人。但與一般意義上的乘客有所不同的是,該車48名乘客,都是來自雲南、四川的“挖藥人”———他們根據藥材商的安排,前往青海的大山中挖藥材,吃、住、行都由藥材商老闆負責。
  多名受傷乘客昨日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他們沒有進入車站購票上車,而是在站外由老闆招呼集體上車,他們手上沒有票,據說票都在老闆手上。
  挖得好的,一次能掙兩萬多
  整整一車挖藥人。多名受傷的乘客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他們48人中,大多數來自雲南省昭通市永善縣團結鄉等鄉鎮村社,也有部分來自昭通大關縣,還有極少數人來自四川。
  根據多名傷者的講述,這一挖藥找人鏈條基本如下:經人介紹去挖藥;結識藥材商老闆;留下電話、地址等聯繫方式;下一次挖藥需要人手,老闆打電話(也有時親自到這些農村村社找人);委托此前乾過的人找更多的人手;受委托者尋找親友、熟人;大家一起出行。據多名傷者稱,此次出行的48人,是由3名藥材商老闆聯合招集的,3名老闆分別姓黃、韓、廖,都是四川人。
  事實上,這種在雲南昭通等地找人、前往青海挖藥的模式,已經運行多年。雲南永善縣團結鄉蘇日村扇子坪社的挖藥人向書華今年23歲,他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他最早在2006年,就跟隨他人一起前往達日挖過蟲草,當時掙了三四千元。今年5月,他又一次前往達日,乾到6月中旬,也掙了幾千元錢,“有的幹得好的,可以一次掙兩萬多元,差的也有幾千上萬元吧。”對他們來說,這是一筆相當不錯的收入。
  藥材商翻倍轉手蟲草、羌活
  多名傷者稱,在青海挖藥的生活,還是比較辛苦。以今年5月這次挖藥為例,前往山區時山上仍然有雪,很冷,他們住的是大帳逢,幾個人或者10多人一間,地上有墊褥、有被子,但都很潮濕,老是乾不了。雖然辛苦一點,好在吃、往、行等基本上沒有什麼花費,都是由藥材商老闆負責,每天的伙食也還算不錯。因此最後拿到手的,就是凈掙的錢。
  此次出來挖羌活,按照藥材老闆與他們的協議,一般是每天180元~200元,或者按4.5元一斤收購,要乾兩個多月。情況理想的話,每個人至少應該有上萬元甚至更多的收入。
  老闆們收益如何呢?多名傷者稱,他們挖蟲草,一般是每根6元,但藥材商轉手出去,情況好的話每根可能賣到幾十上百元;而挖羌活按4.5元一斤收購,但轉手出去,則同樣可能上百元一斤。老闆們何以能夠在山上挖藥呢?傷者們稱,他們聽到的說法是老闆們合資,在青海當地承包一個或者幾個山頭,然後找人手上山去幫他們挖藥。至於挖藥人和藥材商老闆之間是否簽訂有協議,說法不一。受訪的多數傷者表示,一般都是口頭協議。
  7月12日晚,48名以前乾過或者沒乾過的挖藥人集結在了五塊石一帶的小旅館。多名傷者稱,13日一早上車,地點就在旅館附近兩三百米的地方。沒有經過進車站、買票上車的程序,而是就在路邊上了大客車。他們手中也沒車票,據說車票都在老闆們手中。
  “說好吃、住、行等都是老闆們負責,我們也沒有在這些方面過多操心。”多名傷者都作如此表示。昨日成都商報記者撥打了傷者提供的一名老闆的手機號,但表明身份和採訪意圖後,對方表示電話打錯了,隨後掛斷。另據理縣有關部門昨日提供的信息,兩名遇難者分別是蔣濤洪、祖貴會(女),都是雲南永善縣人。
  最新進展
  站外上車?仍需進一步調查
  據瞭解,青F01610隸屬青海省果洛州祥羚汽車運輸有限責任公司。昨日,成都商報記者查詢到該公司電話併進行聯繫,一名李姓工作人員表示,該車確實屬於他們公司,是正規班車,手續齊全,並向保險公司投了保,昨日一早,他已經前往保險公司報案。他稱,公司董事長何在福昨日接到這起意外交通事故消息後,已經連夜趕往理縣。何在福表示,事故的善後處理會有保險公司介入,站外上車的情況還需進一步調查瞭解。
  理縣交通運輸局有關人士表示,這是正規班車,手續齊全。對於傷者們反映的站外上車、手上沒有車票等問題,由於該車屬於跨省運營班車,因此調查和結論權限,可向省交通廳咨詢相關情況。目前,該縣正進一步積極開展善後工作。
  成都商報記者 饒穎  (原標題:車禍背後的挖藥人:幹得好,一次能掙兩萬多)
創作者介紹

衛蘭

sl74slwz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